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文化藝苑

無題

作者:韓松余 時間:2020-12-25 ?【字體:

老人裹著厚實的羽絨服推開門,拾起墻根的掃帚開始清理庭院。其實院子并不臟,呼呼的冷風偶爾刮落幾片槐樹葉,但是他依舊每天打掃。冷風鉆進衣領,老人猛烈地咳嗽,他扶住槐樹下的安樂椅。老人抬頭看,兩三片枯瘦的葉子固執地守在枝頭。

鄰家奶奶路過庭院,哈口氣搓搓手,朝老人大聲喊,你趕緊進屋吧,小心受涼!

老人朝她道謝,緩緩轉過身。奶奶又連忙叫住他,從嚴實的棉服里取出一塊烙餅遞給老人,笑道,我給孫子買的晚飯,你也趁熱嘗嘗。老人嘴唇翕動,流轉的眼波像一壇苦酒,再抬頭時奶奶已經跺著腳走遠了。

老人顫巍巍地走進屋子,扯下一塊尚有余熱的烙餅,隔著窗戶銹跡斑斑的鐵欄能看見槐樹。曾經春天時,老人的孫子最喜歡玩這棵樹,他一溜煙兒地從老人的屋子里跑出來,噔噔三兩下爬上去坐在粗壯的樹枝上,摘得滿地都是碎落的槐花。老人聽見院子里的動靜,趕緊放下手里的酒杯,小跑到院子里心疼地朝樹上喊,乖乖快下來,別摔著了!

男孩俯視舉起手臂的老人,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假裝一本正經地說,那我要跳了,爺爺快接著我??墒撬看味紱]跳下來。老人輕輕拍打槐樹干說,你把槐花摘光了,爺爺拿什么給你做槐花烙餅呀?男孩這才墊著安樂椅的扶手爬下樹,卷過的風拂起地上的花瓣,頭頂一簇簇生機盎然的槐花掩映在一片綠色中,鼻息間洋溢著槐花淡雅的清香。

老人不知不覺咽下最后一口烙餅,或許人老了味覺會跟著衰退,他總覺得這烙餅缺點甘甜??墒侵挥凶约阂粋€人,老人也不打算再開火,他拿起桌上的小酒杯,拭去表面薄薄的灰塵,端詳好一陣卻還是悻悻地放下了。

豆大的雨滴砸在院子里的石磚上,像是人在院子里跑動的腳步聲。冬夜難得打雷,老人睡不安穩,斷斷續續地做夢。

夢里,他靠在窗戶邊望著孫子遠遠地從院子外頭的路跑來,老人招呼男孩慢些跑,趿拉著拖鞋去門口迎接他。男孩跑進院子,突然撲騰地摔在地上。老人急得掉了一只拖鞋,跛著腳連忙抱起他,摘掉粘在他腳底的樹葉,托起男孩的臉心疼地說,乖乖痛不痛,跑這么快做甚,又沒人搶你的槐花烙餅吃!

男孩露出兩顆虎牙說不痛,他撿起拖鞋穿在老人腳上,然后牽著老人噔噔地跑進屋子。老人從灶臺端來熱乎的槐花烙餅,看著男孩狼吞虎咽,仿佛自己也吃得心滿意足。

午后斑駁的陽光透過葉縫碎落滿地,槐樹葉沙沙地唱著搖籃曲,和煦的風送來一股股槐花的清香。老人抱著男孩坐在安樂椅上泛起睡意,他從窗戶的鐵欄間伸手去夠窗沿的小酒杯,被男孩一把抓住。

男孩模仿大人的口氣說,爺爺身體不好,要少喝酒。他摟著老人的脖子,吧唧一口親在老人臉上,眨巴著眼睛說道,爺爺要乖乖養病,等我放假再來看您。

老人噗嗤笑出聲,他搖了搖安樂椅,縮回手將男孩抱得更緊了些。男孩的剪影在眼前越來越暗,最終變成一絲若有若無的光亮。

一道冬雷劃破夜空,老人從夢中驚醒。窗簾在黑暗中靜靜飄舞,庭院里淅淅瀝瀝的雨聲不絕于耳。老人撐起身體多添一件衣裳,蹣跚地走到窗前關好窗戶,屋子頓時靜下來。夢中男孩幼稚的聲音又在耳畔回響。

老人上次與男孩說話,約摸是一兩個月之前,男孩說立春后再回家,簡單問候老人幾句便匆忙掛斷電話。他遲鈍地放下聽筒,撓撓頭笑道,畢竟在城里讀初中了,功課多。

老人躺進被窩,回味起男孩變得低沉的嗓音。年紀太大,他記得也不真切了。男孩真的讀初中了嗎,男孩真的在院子里摔倒過嗎,男孩真的說要再來看他嗎?

他裹緊被子,閉上眼睛輕輕嘆口氣,別著急,下過這場雨就快立春了。

等天放晴,老人就坐在院子里搖搖晃晃的安樂椅上,他一會兒仰起頭看被樹枝分割的天空,一會兒看院子外頭的路,那路靜悄悄的,無人走過便揚不起一絲塵土,落葉裹藏在泥濘里,像是還在沉沉地冬眠。

老人依稀聽見噔噔的腳步聲,他悠悠轉醒,坐直身子四下打量,可是不見人影。老人剛想躺下,卻聽見腳步聲近了,他攥著扶手連忙起身,挪動著憔悴的身子向門口走去。老人在門口張望,那腳步聲越來越近,模糊的身影越來越清晰,他扶著籬墻的手不太平穩,伸出舌頭潤潤干涸的嘴角,話頭微微顫抖地試著喚了一聲,乖乖?

恍惚間,眼前虎頭虎腦的男孩似和他夢里的淘氣鬼一般模樣。

爺爺,這是我們家剛做的烙餅,奶奶讓我給您送來。

老人揭開蓋子,男孩碗里黃澄澄的餅上嵌著蔥花,面粉和菜油的香味刺激他的味蕾,他趕緊用手揩被熱氣熏得濕潤的眼眶,張開嘴又闔上,最終只說出“謝謝”兩個字。

好吃,要是添些槐花就更香了。老人溫柔地撫摸男孩皮實的腦袋說道。

男孩摟著老人吃剩的碗,露出兩顆可愛的虎牙。立春后我找您討些槐花,到時再叫奶奶給您做烙餅吃。

老人輕輕拍打槐樹干,像寬慰失落的老友。冷風鉆進衣領,老人意猶未盡地舔舔嘴,裹緊羽絨服走進屋。他往酒杯里斟滿酒一飲而盡,熟稔地敲打座機號碼,粗糙的手指摩挲著褲縫,等了好一陣,那頭卻只傳來冷清的忙音。

天色驟暗,甲蟲躲進溫暖的泥縫。老人在窗前佇立良久,空蕩蕩的庭院里只聽見安樂椅發出陳舊的吱嘎聲。今晚,又是一個雷雨交加的冬夜。

男孩一只手抓著烙餅嚼得津津有味。路過庭院時,他看見槐樹枝干上點綴了幾片嬌小的嫩芽,槐花還沒開,甲蟲先從泥縫里探出頭在庭院里跳躍,沉寂整整一個冬天的泥土又開始散發芬芳。

男孩走近往庭院里看,他瞅見花圈圍著槐樹擺出精致的形狀,客人們脫掉笨重的棉衣,坐在院子里吃得油光滿面。

爺爺家好久沒這樣熱鬧了。男孩另一只手牽著奶奶,稚聲稚氣地說。

奶奶溫柔地撫摸男孩皮實的腦袋,嘆息著說,等槐樹開花了,奶奶再給你做槐花烙餅吃。

男孩喊著“吃槐花烙餅咯”噔噔地跑遠了,腳下揚起塵埃,拂在路邊的新綠上,立春如約而至。

兒女們披麻戴孝在屋子里哭得聲嘶力竭,一只小酒杯倒在窗沿,仿佛從未被人用過。冷風吹過,安樂椅吱嘎作響,光禿禿的槐樹上幾片枯瘦的樹葉飄落,依偎在盤踞的老樹根上,像是惜別的眼淚。

企業簡介
中鐵建重慶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在重慶市注冊成立,注冊資本金30億元,由中國鐵建原重慶鐵發遂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及重慶指揮部整合組建而成,為...[詳細]
聯系我們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欧美色欧美亚洲国产熟妇_欧美日韩一本无码免费专区_国产自在自线午夜精品